當前位置:首頁  >  企業文化

南京,遙遠的故鄉!

時間 作者:喻黔黔    發布時間:2018-06-08 09:21     點擊次數 3715次
    安順一帶,生活著一群衣著服飾、生活習慣、口音都與當地居民明顯不同的人群,但他們并不是少數名族,而是“老漢人”,被稱為“屯堡人”。
    在安順的天龍古鎮,有著這樣一首詩:“應天策馬馳黔中,戎邊息戈重商農。烽煙遠逝屯堡韻,千載猶存大明風。”這首詩道出了屯堡人的身世和背景。公元1381年,明太祖朱元璋發動“平滇”戰爭,為統一大明天下,30萬南征大軍義無反顧背景離鄉,從江蘇、安徽等地出發,一路攻克,奔向西南。戰爭的硝煙散去后,軍士屯田戍邊,并讓他們的后人也扎根西南邊陲。
    當時的安順擁有大片的良田大壩,加上“開一線以通云南”的地理優勢,安順成為大明軍士最理想的聚集地,在安順境內近1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即聚集了300多個大大小小的村寨。屯堡人在西南寫就了屯田戍邊的輝煌歷史,也始終依舊保持著明清時代江南故地的生活習俗。
    600年滄桑歲月,他們鄉音未改,服飾依舊······
    600年后,安順屯堡與古都南京之間有著割舍不斷的親緣關系,屯堡人與南京人血脈相連,屯堡文化與南京文化一脈相承······
    走遍貴州安順,只要詢問屯堡人來自哪里,大多數人都會異口同聲地說,來自“南京都司巷”、“南京石灰巷”、“南京纻絲巷”,但頻率最高最集中的還是來自“南京柳樹灣高石坎”一說。
    所以,南京“柳樹灣高石坎”,一下成了屯堡人說不完的話題,也是屯堡人心里的牽掛,更是屯堡人尋根的情結。因為南京的柳樹灣高石坎,曾是他們祖先生活過的地方,而如今屯堡中還在傳承著600年前老祖宗們從南京帶來的民俗文化。
    屯堡是活的歷史書與風情,踏進屯堡村寨的時候,街上來來往往的婦女身上穿著的斜襟大袖長袍,再加上她們腳底踩的繡花翹頭鞋和頭頂裹著的青白色頭帕,恍惚間,分明眼前看到一群從歷史書里緩緩走出的明朝女人。
    “鳳陽漢裝”是屯堡婦女的標志,在黔中安順一帶,只要看見身著斜襟大袖長衫,領口和袖口繡著花邊,系青絲腰束,腳穿“高幫單勾鳳頭鞋”,頭包白布或青布的,就知道這是“屯堡人”。這些裝束帶有明代江淮特色,屯堡人的這身服裝從明朝的洪武年間一直穿到現在,600年來基本沒有什么大的改變。屯堡女人身著明代古裝,寬袍大袖、尖頭繡鞋、天足天乳、心靈手巧身強力壯擅唱山歌;她們不僅以這種形象耕作于田疇地邊,而且以這種古裝形象旁若無人地穿行于現代都市成為奇特的風景。
    走進屯堡人的小院,只見木質門窗的圖案精致華麗,就連每家庭院角落里的水漏都被精雕細刻,建筑中處處透著濃濃的江淮風格。在屯堡的石頭小巷里面來回轉悠,好像來到了精巧細致的江南,全然忘記了身處的是貴州的大山深處。
    時光倒流,六百年前的江南風物在這里被定格。屯堡建筑把石頭工藝發揮到極至,從高向下放眼望去,白白的一片,錯落有致。走進屯堡村寨,所看到的是石頭的瓦蓋、石頭的房,石頭的街道、石頭的墻,石頭的碾子、石頭的磨,石頭的碓窩、石頭的缸,屯堡民居就是一個石頭世界。600年來,他們回憶著祖先的顯赫軍功,思念著江南故土的清風明月;他們不改鄉音,不改服飾,不改祖先崇拜的心理,不改生死歌哭的儀式……在大山的封存中,形成了一系列具有“活化石”特征的文化形態。屯堡人,以其遺存的古風和鮮明的特色為世人所驚嘆、震撼。
    在屯堡,依然傳唱著有“中國戲劇活化石”之稱的地戲,他們在空曠的田野里頭戴面具、身著長衫、背插小旗、腰系戰裙、手持木制短刀長槍、唱著原弋陽腔,在揚、開、合的廝殺、擋、架、翻、竄的格斗中虛實結合、形神兼備,產生極具擊鼓進兵、鳴金收兵的古代戰爭景象,從而表現屯堡地戲特有的藝術魅力。
    雞辣子、臘肉血豆腐、鹽菜扣肉等都是典型的屯堡家常菜,與許多南京傳統菜肴在口味上非常相似,且這些菜具有在古代行軍中易于保存的特點。與貴州當地口音有差異的屯堡話,仍保持著老南京話的風格,如:對于“姑娘”的稱呼,在屯堡稱為“嬢嬢”,這種極具典型江南特色的稱謂仍然在屯堡保留了下來。 
    屯堡村寨地點的選取也完全符合明代盛行于江南地區的風水觀念。問他們可知祖先是從哪里來的時候,他們會用屯堡話響亮地告訴你:“我們都是南京人”,很多屯堡人的家譜上,都記載著祖先原籍為江南應天府(今南京市)。




版權所有:貴州旅游投資控股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 貴公網安備 52010302001122號